自從經歷和夏天之間的那些事情之後,伊筱音便發現她的心境修煉得越發冷靜,但這冷靜也是相對的,在面對夏天的時候,她還遠不如以前那樣冷靜,但在面對其他人時,她就能用一種似乎完全置身事外的心態對待一切,所以,不論別人說什麼,她似乎都能把自己當成一個旁觀者,絲毫也不會動氣。

就像現在,儘管她知道程志高是以一副興師問罪的姿態出現,也知道嶽之風和這件事脫不了關係,而嶽之風的話雖然看似溫和,但也實際上在向她施壓,可她依然不生氣,因爲她覺得完全沒有生氣的必要。

沒等嶽之風說話,伊筱音又說道:”嶽先生,不論你們誤會也好,有什麼別的想法也好,我都不會給程昊治病,我想,我現在已經說得夠清楚了吧?”

“伊小姐,我並不是想強迫你,只是現在,京城裏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對你不太好的傳言,我雖然想幫你壓下這些傳言,但若是你不願意去看看程昊的傷勢,那我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爲你解釋,這樣的話,恐怕不用到明天,京城裏的每個人,都會以爲那些傳言乃是事實。”嶽之風輕輕嘆了口氣,一副頗爲無奈的樣子,”伊小姐,我真的不想讓別人損害你的名聲,但若是你自己也不在乎自己的名聲,那我這個外人,就有點難做了。”

伊筱音淡淡一笑:”嶽先生所說的傳言,是指我和夏天的事情吧?”

“伊小姐明白就好。”嶽之風輕輕頷首,”雖然我知道傳言不可信,但別人能否這麼想,我就不清楚了,所以,伊小姐你最好還是早點澄清,不然的話,恐怕別人都會以爲你和夏天真有那樣的關係。”

“嶽先生,正所謂空穴來風未必無因,傳言也未必就不可信。”伊筱音不緊不慢的說道。

嶽之風臉色微微一變,但很快恢復正常,只是語氣有點勉強起來:”伊小姐,你不會想告訴我,你真的是夏天的女人吧?”

“我並沒有這麼說,只不過,我覺得,我沒有澄清的必要,因爲是或者不是,對我來說都是正常的事情,我是個正常的女人,有個男人很正常,即便那個男人是夏天,似乎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。”伊筱音一臉平靜,”至於傳言這種東西,總是有人信有人不信的,不論我是否澄清,結果都是一樣,既然如此,我也就沒有澄清的必要了。”

一聲輕哼響起,卻是一旁的程志高終於忍無可忍:”伊小姐,我看你不是不想澄清,而是你根本就承認這是事實吧?據我所知,夏天可是當衆一而再的喊你老婆,而你沒有反駁過一次!”

“程少,我剛纔的話你也聽到了,若是你稍微有那麼點思考能力的話,就應該知道,我已經說得很清楚,不管我跟夏天什麼關係,都是我的私事,誰也管不着。”伊筱音語氣依然平靜,但就是這平靜的語氣,反倒似乎更加讓人生氣。

這不,程志高火氣馬上就更大了:”伊小姐,你的私事我確實管不着,但你最好明白,你想男人沒關係,但男人可不能隨便找,夏天不光是我程家的敵人,還是京城很多人的敵人,你要找別人當男人,跟我沒關係,但若你找夏天當男人,那就跟我們程家有關係了!”

“程少,所謂冤有頭債有主,你跟誰有仇,就找誰報仇去,不管我跟夏天有沒那層關係,你跟他有仇,都該直接去找他的麻煩,你若是怕了他,而跑來找我麻煩,只能說,這是一種懦夫的行爲。”伊筱音雖然語氣依然平靜,但聽在程志高耳裏,就很自然的多了一分輕視和嘲諷。

於是,程志高勃然大怒:”伊筱音,你真以爲你了不起嗎?不是看在嶽先生的份上,京城有幾個人會甩你?你還真以爲自己了不起,真是什麼京城第一女神醫,可以讓每個人都賣你面子?我告訴你,要不是給嶽先生面子,你早就被人賣到地下天堂也說不定……”

“住口!”一聲帶着慍怒的沉喝,打斷了程志高的聲音。

開口的自然是嶽之風,他用凌厲的眼神看了程志高一眼,怒氣未消:”志高,以後你若是再這樣跟伊小姐說話,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程志高不再說話,顯然,他對嶽之風還是頗爲畏懼。

嶽之風轉頭看着伊筱音,語氣重新緩和下來:”伊小姐,很抱歉,我的本意是爲了你好,不過看來伊小姐有些誤會,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了,我們會馬上離開這裏,只是,臨走之前,我還是想說,希望伊小姐能認真考慮一下,最好能明確撇清和夏天的關係,不然的話,這對你真的很不利。”

“多謝嶽先生的好意,我會認真考慮的。”伊筱音依然一臉平淡,然後擺擺手,”阿九,代我送嶽先生出去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阿九應了一聲,然後頗爲客氣的對嶽之風說道:”嶽先生,請。”

嶽之風欲言又止,然後輕輕一嘆,轉身朝門口走去。

程志高看了伊筱音一眼,眼神似乎有些陰沉,然後,他也馬上跟在了嶽之風的身後,看上去,就像是嶽之風的小跟班一樣。

兩人很快出了伊人閣的大門,而阿九關上門後,也很快回到亭子。

“小姐,那個程志高太過分了!”阿九忿忿的說道:”要不是嶽先生在旁邊,他還不知道會說什麼呢,我真想揍他一頓!”

“阿九,你真以爲,那些話是程志高自己的意思嗎?”伊筱音淡淡的說道:”他們倆,只不過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而已。”

阿九頓時就呆了。

某別墅。

“好了,他們都走了,你別裝了!”魅兒看着夏天,沒好氣的說道。

幾分鐘之前,她帶着暗組的幾個人來到這裏,同時還幫夏天演了一場戲,本來中情局那四個傢伙,都是夏天抓住的,可結果魅兒卻來扮演了一個美女救英雄的角色,當她和暗組那些人出現的時候,夏天看起來正被中情局的人綁住了,正等着她營救呢。

當然,魅兒現在看起來雖然還生氣,卻不是爲了這次的演戲而生氣,因爲這次,夏天在電話裏就跟她說好了,不是騙她,她自然就沒有生氣的必要。

“魅兒老婆,看你這麼聽話,我給你個獎勵。”夏天嘻嘻一笑,然後便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出現在魅兒身邊,一探手將她抱進懷裏,然後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,便以更快的速度摘下她的墨鏡,嘴脣也幾乎同一時間,印上了魅兒那薄薄的櫻脣。

在暗組那些手下面前無比強大不可戰勝也無法接近的魅兒,在夏天面前卻依然是毫無還手之力,所以她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過來,就讓夏天偷襲成功。

魅兒有點氣悶,她記得自己剛見到夏天的時候,她雖然和夏天之間的實力有些差距,但夏天想這麼偷襲她,還是難以成功的,可現在,她的實力比當時翻了好幾倍,夏天這色狼卻實力上漲得更多,以至於她明明比以前厲害了很多,在他面前卻反而變得更弱了。

魅兒掙扎了幾下,沒能睜開,然後就狠狠的咬了夏天一口,可讓她更爲鬱悶的事情發生了,這傢伙的嘴脣居然連被咬也不怕,依然吻着她不放!

氣惱之下的魅兒,又狠狠的踩了夏天一腳,只是,夏天依然沒有反應,不對,她馬上發現,夏天還是有反應了,這色狼剛剛還只是抱着她的,現在他一雙手已經在她身上亂摸了!

在魅兒連着又踩了夏天幾十腳,還在他身上捶了上百拳之後,夏天才終於把魅兒給放開了:”魅兒老婆,接吻的時候不能亂動,不然的話,會傷到嘴的。”

魅兒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,從他手裏奪過墨鏡,戴上之後,便一閃而逝,她心裏暗暗發誓,下次再也不主動出現在這色狼面前了。

幾分鐘後。

夏天再一次在大街上閒逛,繼續擔任着流動誘餌的角色,只是這一次,逛了半個小時,也沒有可憐的魚兒上鉤,這讓夏天覺得有些沒趣。

“中情局的白癡已經出現了,公主老婆身上的炸彈,也是他們的人裝的,那個在江海市到處放炸彈的白癡,什麼時候才出現呢?”夏天自言自語,他現在最主要想找到的,還是那個在江海市到處放炸彈的傢伙,至於京城這邊的敵人,畢竟大都是在明處,他要對付他們簡單得多。

就在夏天想着魚兒什麼時候上鉤的時候,一輛黑色奧迪在離夏天不遠的路邊停了下來,一個男人的聲音也同時從車裏傳出:”夏天,有時間聊聊嗎?”

In case you liked this post in addition to you would want to be given details regarding 方正的車子剛剛進去,就看着一亮大貨車滿載着花卉沖沖的開到了大門口,車上的人一個個帶着怒色。 – 文明論閱讀小說 i implore you to stop by the web-site.

If you liked this short article and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much more info pertaining to 方正的車子剛剛進去,就看着一亮大貨車滿載着花卉沖沖的開到了大門口,車上的人一個個帶着怒色。 – 文明論閱讀小說 kindly visit the site.